快捷搜索:

不过崔安确实是很给面子主要是他这一是被憋二

 诉自己,那么一切就都好办了。而此时陆逊一听崔安的话,他便是一笑,“哈哈哈,崔将军放心,别说主公让你找我,就算是没有主公说什么,此事也交给我了!”陆逊对此自然是一口应承了下来,然后就当着崔安的面儿,叫来士卒。吩咐了下去。可以说陆逊能指挥的人,几乎是长安城内凉州军的所有人了。就算是整个司隶的人马,关键的时候他也可以调动。所
 
    以确实不是崔安所能比的。毕竟崔安他再厉害,不过是让人怕他,都知道他是勇武非常。但是陆逊,那可是天下顶级谋士,就那么些个,哪一个不是能顶得上万马千军的。并且自己主公可把长安乃至司隶的大权交给了其人,所以真是,没有人不听他的,所以他自然是说话
 
    好使。崔安看到陆逊已经吩咐了下去。他自然是心里高兴,也对陆逊很满意。心说这个伯言先生真是给自己的面子啊,他倒是没,这可不仅仅是给他崔安的面子,实际上还不是给马超,给主公的面子。不过崔安显然不会那么多,之后陆逊也顺便问了一下他之前的战
 
   
 
    事,尤其是藤甲兵的事儿。崔安自然不会对陆逊隐瞒什么,而且他也认为那个藤甲兵不错。可惜就是没能破了江陵,这个倒是有些遗憾了。所以看着崔安那样儿,陆逊也觉得挺遗憾的。他倒不是因为自己的那个法最后没能破得了城池,实在是因为己方没能破城。这个事儿,他觉得是真遗憾。陆逊确实不在乎自己出不出头风,这他早就不在乎这些东西了。可己方在
 
    江陵鏖战,这么久了。最后自己主公不得不如此办法,确实。实在是让他觉得自己的脸上无光。毕竟再怎么说,自己都是凉州军中,自己主公帐下的一个谋士,而且还深得自己主公的器重。可是面对江陵,面对霍峻其人,自己却也没有什么办法。是,其他人也都没有。可是,陆逊肯定不会去看这个,他只认为,自己本事还不到家,这事儿也解决不好。他不
 
    认为所有人都不行,至少贾诩那老狐狸,他就从来没说过什么。那么自己主公不主动问他太多,他自然不会主动说出来什么。可他真就没有什么法吗?显然,陆逊他绝不是这么认为的,而且他清楚,贾诩未必有什么计策直接破城,可对付霍峻,他应该是有些办法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毕竟贾诩其人号称毒士,那可不是他自己给自己起得绰号,而是公认的。并且真正了解其人的,有几个不知道的,他是非常擅长算计人心,所以就算是霍峻,又多什么。最后霍峻只要身死,或者出什么问题,那么江陵城,还能守得住?至少陆逊清楚,那肯定是守不住了。
 
    真是,他其实和自己主公的法也没什么两样儿,说实话,要不是因为江陵有霍峻守御的话,陆逊也认为这城池早就该被破了,不是吗?可就是因为有霍峻这么个拦路虎,结果……
 
    此时呢,别看崔安这人缺点不少,而且脑袋反应也慢,可说实在的,这给人讲东西的能力,倒是还可以。至少时至今日吧,在经过了几十年的锻炼下来,他崔安崔福达,在叙事上面的能力,那可真是,长进多了啊,绝对是比之前强,绝对是“不可同日而语”了。崔安他自己
 
    都发现了,所以给陆逊说起来,那真是,话匣子一打开,此时已经是滔滔不绝了。这好几日
 
    加在一起,有没有这时候他对陆逊说的多。可不是吗,之前他都赶路了,可就算在凉州军
 
   
 
    大营,那个时候,他话也没这么多啊。至于说聆听着陆逊,他更是深有感触。心说以前这个崔福达好像也不这样儿啊,怎么这如今,变成这样儿了?还是因为去了江陵,所以是让他有所改变?难道真是因为江陵暂时没有他的用武之地,所以给他憋成这样儿?还是说……
 
    陆逊他是不得不这么,实在是他觉得崔安有点儿反常。如果说要是换成其他人的话,他还不至于这么,可是崔安……不过陆逊也清楚,这其实是好事儿,自己也应该高兴才是。
 
    终于崔安把己方的重要战事,都给陆逊讲完了,陆逊听得自然也是意犹未尽。要说陆逊这人的爱好其实就那么几个,看书,要不就是在战场上看人家打仗。对,陆逊的爱好绝对不是算计别人,他对这个还真是没那么太大兴趣。反而是看着人家两军在战场厮杀,攻防战,或者是几方人马打仗,显然对这个,他更有兴趣。因为陆逊认为从这上面,能看出来一个将领
 
    还有一个队伍中,全体士卒的状态、战力等等。他觉得这才是了解对手的最好失守,不过
 
   
 
    显然,这事儿也不常见啊,而且你要看见,就必须到战场上去,可惜这他也不是一直都有这样儿的机会。就像如今,他被马超留在了长安,本来陆逊确实去江陵,哪怕是函谷关也行,可惜他却不能动。他倒不是为了立功什么的,只是好好了解一下敌军的情况,对陆逊来说,别人的千言万语,也比不上自己去看上那么一眼。可是在自己实在是看不到的时候,
 
    就只能听别人说了,就像如今他听崔安说,他觉得自己也能了解一些东西。毕竟崔安对这样儿的事儿,他可绝对不会说谎,不会夸大其词,所以从他口中说出来的,陆逊知道,可信度非常高,所以陆逊确实是知道了些东西,也算是对江陵战场有了一个更多更大的了解。
 
    但是即便如此,他也没出来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破城了,还别说,如今自己主公的这个法,还真是如今唯一的破城机会了。**
 
 
第八二八章 马超出招灭守将(五)
 
    可不是吗,这江陵城如今所仰仗的,是,城池高大坚固,城内守御的人马也不少,但是这绝对不是他们最为仰仗的东西。qiushu.cc [天火大道小说]他们所仰仗的,第一个,当得首位的,自然就是那个霍峻。所以其人只要身死,己方就能破了江陵,就算一时半会儿破不了,时日久了,必然能成功。
 
    陆逊他从听了崔安说完自己主公找刺客的事儿,他其实早就认同了,没有一点儿反对的。不过这事儿就只有那么一次机会,他怀疑过,自己主公没有让一个功夫不错的游侠进入江陵城的本事。说起来这进多人,陆逊也认为不可能,可只是一个人,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。关键是其人还有功夫在身,那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士卒甚至一个将领所能比的。哪怕陆逊不是个
 
    武将,也不是个什么武林高手,可他却有见识,是很清楚知道,只有那种功夫高超的,才能真正进到江陵,而不被守城的士卒给发现了。要不然的话,随便一个都能进江陵,那真是,也太小看刘备汉军了,汉军和荆州军士卒可不是废物,要不然的话,己方何至到了如今还没
 
   
 
    破了江陵,主要原因在霍峻,可是天时地利人和,都不可缺少啊。此时听崔安说完后,陆逊没忘了感谢他一下,“多谢崔将军告知,要不然的话,我还确实不知道这么详细!”
 
    陆逊确实是感谢崔安,可以说没有他给自己讲这些,估计自己要详细了解这些的时候,都不一定什么日子了。可不是吗,估计那时候自己主公都已经返回长安了,那时候自己倒是能了解更为详细的。可是……所以这个时候陆逊是真心感谢崔安,毕竟没有他给自己说,自己问谁去?严颜此时到在江陵,他倒是能知道不少。毕竟亲自去了,就算是道听途说,也比自
 
    己之前要了解。可是他也不会和自己通信,也不会告诉自己什么,因此。崔安回长安,确实是让陆逊知道了不少以前不知道的东西,他确实是从心里感谢。这个不管有多大用,这人情,陆逊肯定是要记住的。毕竟以他崔安的身份地位来说,他可没有什么义务给自己说这些,
 
    所以陆逊自然是清楚,人家愿意给你讲讲,这就是人情,人家不给你说什么。也属正常。而
 
   
 
    且陆逊倒也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,这个是肯定的。不过崔安确实是很给面子,主要是他这一是被憋得不行,二也是他虽说大脑迟钝,可却也知道,自己主公如何看重陆逊,其人本事如何,他都是了解的因此,这他自然是没对陆逊隐瞒什么,就看自己主公临行前对自己
 
    所说那些。就不难知道了,自己主公到底是如何看重其人,要不然的话,可不会如此。最后陆逊对崔安说:“晚上设宴招待崔将军。崔将军无比准时到来!”陆逊自然知道崔安好吃喝,所以这也算是投其所好吧,也算是先感谢他一下。而崔安一听饮宴,是双眼放光,对他来说,这陆逊已经都知道自己回长安了。那么其他人知道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毕竟自己又不是什
 
    么秘密回来,所以和众人一起饮宴,这也并不算什么。当然崔安这给自己找借口,主要还是因为他确实是大吃大喝一顿,这在江陵的时候,马超因为在江陵受阻,所以他确实,一共也没宴请众人几次,实在是他确实没什么心情。而其他人也都了解,因此没人去说什么,不过就是有点不太爽,据说刘备在江陵城里,还总宴请众人呢,不过像崔安这样儿的,肯定
 
   
 
    心里不爽,不过他也肯定不会说什么就是了。毕竟是谁都没多说,崔安自然也不会如此。并且他可真不傻,知道谁要是先说,自己主公就被那人得罪了,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就对了。
 
    而在陆逊和崔安两人聊着的时候,他所派出去的士卒,则在寻找着崔安到长安所要找的人。结果还别说,最后终于是让他们找到了,其人如今果然在长安,不过这个时候,已经是一日多之后了。一个士卒回报陆逊,“先生,人已找到,此时就在……”这整个长安都是凉州军所占,因此派出去那么多人就找一个人,一好像并不是太容易,可实际上,其实并不是特
 
    困难。当然了,前提是这人不要故意躲着,或者藏起来,只要他能在长安露面,那么凉州军士卒还能找不到?所以其人的踪迹,自然是被陆逊所知,然后他便第一时间告诉了崔安。他也知道崔安对此是比较上心,也挺急,毕竟这可是自己主公吩咐下来的,而且如今能不能破了江陵,可就看这个事儿到底如何决定的了。崔安他都明白,所以他自然是没敢怠慢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……崔将军,事情就是这样儿了!”陆逊已经告知了崔安,崔安一听,一拍大腿,笑道:“多谢先生,找先生,可真是省了很多力气啊!”陆逊对此摆摆手,然后说道:“都是为主公效力,没什么!”虽然说是这么说,不过崔安自然还是少不了感谢一番,然后最后直接说了,到时候肯定在主公面前如是禀告。陆逊对这个,还真是没什么感觉。不过说起来己方最后要
 
    是能破了江陵,这个那也确实是自己最最希望看到的。崔安一听,他是心里高兴,比昨夜和众人饮宴的心情都爽。毕竟自己回长安是做什么来了自己却一点儿都没有忘,要是找不到那个人,自己怎么回江陵?如何给自己主公复命?根本就交不了差。不过如今陆逊说有了眉目,这事儿他自然是相信。毕竟陆逊给人的感觉,一个真正的读书人,崔安觉得挺可靠的。
 
    看着反正就比郭嘉那样儿**子强多了,要是郭嘉知道他在崔安心目的样子,估计肯定崔安要倒霉了,不过他不知道这个。崔安也不敢在他面前说什么,最多无非就是在心里腹诽一
 
   
 
    下而已。就是而已。崔安再次对陆逊说道:“显然,既然人已经找到,这个俺可就过去了,那人别人也不认识,就俺和他还算熟!”陆逊点头,可不是吗,被人也不认识那人啊,这事儿就得崔安亲自出马,其他人,都不好使!所以他自然也不会阻拦。直接就点头说道:“也好,崔将军需要准备什么,尽管说就是!一切都没有问题!”崔安一笑,自然是摆手说不用,
 
    本来就是,你不认识那人,那么你用什么钱财利益,都不好使。但是那人他师父欠自己叔父的人情,别看自己师父早已不在了,但是他师父肯定和他说过。这事儿就落到自己身上来了,所以自己只要说让他帮忙,基本上是没有问题的。这就是崔安的法,他要是没什么把握。他也不会在马超面前那么说了。别管崔安这个人怎么样儿,至少也不是说他就一点儿
。和陆逊告辞后,崔安便来到了要拜访之人的临时住所,这也是凉州军士卒费了不少劲才打听出来的。虽说不是什么秘密,可确实也不容易。
 
    一座不起眼儿的府中,崔安见到了他这次要见到的人,也是游侠中最为顶尖的人―王越,他的亲传大弟子―史阿。不错,像王越那样儿的人,见都见不到,但是崔安曾经不止一次见过,而且其人和他师父关系莫逆,这个确确实实没错,他还欠着他师父的人情,这个也是。所以王越说过,有什么事儿,找不到他,就找他大弟子史阿,只要能解决的事儿,都没问题。
 
   
 
    史阿平时行踪不定,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儿,只能说是碰上了算。不过显然司隶、长安,这绝对是他经常来的地方,这个崔安都知道。虽然基本上好几年都见不到其人一面,但是两人多少还是有点儿交情的,毕竟相识也十几年了,这点儿革命感情还是有的。而且两人的师父交情莫逆,这个也确实。史阿见到崔安之后,他是微微愣了一下,显然他是绝对没料到,
 
    崔安还能来找他,这事儿他怎么也不到。不过以他的头脑,稍微一,就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了,所谓是“无事不登三宝殿”啊,崔福达其人能来找自己,必然是有事儿相求。不过自己师父既然欠对方师父的人情,而且一直也没还上,师父以前特意叮嘱过自己,所以其人要是真有事儿求到自己了,那么只要自己能做到的,就绝对不会推辞就是了!所以到这
 
    儿,他便对崔安笑道:“这是什么风儿把福达兄给吹到我这儿来了?”史阿因为和崔安相熟,并且算得上是十多年的交情了,因此,他在崔安面前,确实没什么拘束的。别人也许怕
 
  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