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这个倒是公认的而且其人是元老更有跟着自己主

 
    西‘门’儿的,这个倒是谁也不知道了。黄权怀疑是兖州军发现了其他的路,要不怎么解释这个问题?所以在回长安的路途中,吴懿还有黄权和马汉他们三人是仔细想了一下,这函谷关到底是怎么丢的。结果最后黄权这么一说,吴懿和马汉两人都同意他的这个说法,因为只有这个才能解释通了,其他的,还不至于。而三人除了讨论函谷关战事之外,还有彭羕的去向,
 
    他们三个是谁都没看到彭羕,不是说他们没去找,实在是他们中黄权特意到了府邸看了一眼,不过那时候彭羕已经跑了,所以三人也没办法,显然,他不是和三人一起的。但是三人倒是还不是那么担心,至少他当初没在函谷关,那么就说明彭羕这小子早就跑了,所以以他那头脑,兖州军士卒肯定是追不着他就是了。而三人以为彭羕早到长安了,结果今日这么一
 
    看,不是这么回事儿,所以这时候三人倒是有点儿担心了,不过一想,也许是因为什么耽误了?不知道,实在不行,只能是告诉陆逊了,让他帮忙找找,毕竟彭羕也是己方的一员,
 
   
 
    而且自己主公好像也‘挺’看重这小子的,要不然的话,他这年纪才刚二十,就能让他跑到函谷关这儿来?所以真是,这就说明问题了,如果马超不看重他,他肯定什么都不会管,他彭羕爱如何如何,不过马超亲自让彭羕先跟着郭嘉,然后再让他跑到函谷关,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自己主公是什么意思。说实话,就是锻炼锻炼他,所以要是不看重其人,可能如此
 
    吗?而如今彭羕失踪了,这也让三人心里打鼓,想着什么时候告诉陆逊一声,这事儿肯定是早说早好。要是没什么事儿,那自然是什么都好,皆大欢喜。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,这己方也好早做准备不是,所以最后吴懿说到了自己和黄权、马汉他们撤退,不过也提到了彭羕,他对陆逊说着,“公衡前去府中看过,永年却是没在,如今亦不知人在何处?”陆逊听了吴
 
    懿所讲,包括最后说彭羕失踪,他也是微微点头,其他的他倒是没先说,只是对吴懿,也同样儿是对黄权两人说道:“永年之事,三位不必担心,我这儿就派人前去寻找。估计他应
 
   
 
    是有事耽误了!”毕竟司隶大部分还是己方的地盘,而彭羕八成是和吴懿他们一样儿,要来长安,他不可能往雒阳那方向跑吧,所以陆逊清楚,基本是不会有什么意外的。不过彭羕对司隶的路不是那么特别熟,或者是因为什么耽误了,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。
 
    听陆逊这么一说,吴懿他们三人算是放心多了。他赶紧说道:“多谢先生,我代永年谢先生!”别看陆逊年纪没吴懿他们大,还很年轻,不过说起来依旧是要叫先生,这个肯定没错。
 
    而陆逊听吴懿说后,他是连连摆手,“子远不必如此,这都是分内之事,永年丢不了,丢不了!”说完,几人都是相视一笑,说实话彭羕那么大人了,不可能在己方的地盘上走丢啊。虽说他是对司隶的路不是那么特别了解,可他也不是第一日来这儿了,就算是从函谷关到长安,他也是走过几遍,所以……
 
    然后陆逊这才和几人说上了函谷关的战事,这一聊就是在座的所有人都参与了。q<!--36550+dsuaahhh+35592877-->
 
 
第八二〇章 函谷兵败返长安(完)
 
    对于兖州军如何到来,陆逊和吴懿他们想法一样儿,都是认为他们是走了其他的一条己方所不知的路,要不然的话,没法解释那些。[www.qiushu.cc 超多好看小说]此时陆逊对着吴懿他们,也是对着众人,他说道:“看来各位也都同意我所说,而我也确实是认为公衡所言甚是,子远你们所认为的,其实也正是我所想。看来过会儿给主公写信的时候,子远可以直接写上我也是如此认为!”说完,
 
    陆逊是微微点了点头,吴懿三人一听,是赶紧感谢了陆逊两句。说实话,他们知道陆逊的意思,吴懿和黄权作为函谷关的主将,他们没能守住,而且关键是敌军怎么进来的,他们都不清楚,如今只能是猜测。他们倒是不怕自己主公说自己什么,可这自己写信给自己主公的时候,怎么去解释?当然你要是不想写,那也不是不行,可身为函谷关的主将,这城池丢了,
 
    自己主公没在司隶,那么你有责任和义务写信给自己主公所知,并且其中你要是有错,还得承认错误,让主公责罚于你。所以吴懿是不可能不写亲笔信给马超的,不过之前陆逊没说
 
   
 
    什么的时候,就算他和黄权还有马汉都是那个想法,不过真正给自己主公写进信中,他觉得还是有点儿苍白无力,因为没有什么明确的证据支持自己几人的论断。可如今陆逊直接表明了态度,那这个就不得不说,是一个有力,也是对他们有利的说辞,毕竟陆逊是什么人,那可是天下顶级谋士,所以他一句话,就是自己主公。却也不得不好好想想才行。所以吴懿
 
    他们三个向陆逊致谢,显然是领他情了,而且三人想法基本都差不多,心说这陆伯言不愧和自己几人一个派系的。关键的时候,还是帮着自己人啊!要是陆逊知道吴懿他们几个人的想法的话,他肯定会在心里苦笑。没办法不这样儿啊,实在是自己真是不想成为什么派系的人,可还是那话。别人早就给自己给划拨到益州一系的人中了。就算自己不承认,可其他人
 
    都公认了。比过还真是,陆逊对这个,确实没什么太多的想法,这就是随便吧,顺其自然,没看自己主公都没说什么,哪怕这益州一系的人不少,真挺多的,力量不弱。可自己主公依
 
   
 
    旧没怎么在乎过。也是,只要他们相安无事,那么互相帮助,互惠互利的事儿,那都无所谓了,本来都是一个派系的,要是都不能团结到一起,那可真是,这不就是要让别人有机可乘吗。所以既然是一个派系的了,那么理所应当是团结在一起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这个是没错,陆逊也觉得是这样儿。所以他为吴懿说话,明着帮忙,其实多少有有点儿这意思。当然他也是想交好吴懿
 
    三人,虽说以前没什么深的交往,不过因为这么一件事儿,估计以后关系应该是不错。作为同为益州一系的人,陆逊虽然不可能和他们走得如何近,可肯定也不会特别疏远就是了。就凭其人天下顶级的谋士。那陆逊确实是能和他们益州的人保持一定的距离,自己主公不会有什么意见,同样儿,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,毕竟这距离不在远近,只要自己对他们有帮
 
    助,那么他们肯定不会有什么意见就是了,所以对此陆逊都很清楚。吴懿三人对陆逊感谢,陆逊是摆了摆手,然后又让他们放心彭羕,他马上就让士卒去找寻找彭羕了。虽说陆逊认为不一定能找到,不过彭羕有手有脚的一个大活人,早晚必到长安,这个时候担心也没大用。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众人又闲聊了几句,当然了,肯定还是和战事有关,不过就不是司隶函谷关的战事了,而是荆州南郡江陵还有长沙临湘的战事。对于临湘的失守,众人也是有点儿感慨,毕竟黄忠的本事,他们都清楚,他能靠着一万多人,守住那么久,确实是难为他了。当然了,虽说也有他儿子黄叙,还有个糜芳在,但是说实话,谁不知道这两人的本事呢?一个是虎父犬子,
 
    另一个其兄长倒是个经商的人才,妹妹也是天下奇女子,就是他本人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,当然了,糜芳这些年也进步了,这个倒是公认的。而且其人是元老,更有跟着自己主公有那么层关系在,所以就算是别人如何认为他,也没有人会直接去说什么,反正就是心里有数就是了。所以黄忠那边儿,众人都清楚,和函谷关还不一样儿。毕竟吴懿也好,是黄权、马汉
 
    乃至于彭羕也罢,哪个不必黄叙还有糜芳厉害呢,吴懿、黄权不用说了,就说马汉吧,不是说他一定就会强过黄叙,但是肯定不会比糜芳差。至于说彭羕,他不是带兵守城守关的武
 
   
 
    将,主要是这个头脑,有点儿谋略,算是个谋士,这个他们比不上。最后陆逊对众人说,晚上设宴招待,其实就是款待吴懿他们三个,不过陆逊肯定不会直接说如何如何。毕竟这他们刚败没多久,自己说请他们赴宴,估计他们就算是有这个心思,可表面儿上也不会答应了。
 
    所以陆逊知道,什么都不说,就直接说宴请众人,如此的话,吴懿他们也都明白,却也不会拒绝什么就是了。果然,听陆逊说完,吴懿三人自然是满口答应了。虽说他们并不是有什么好心情,可也清楚,陆逊不光是客气,也是用心良苦啊。所以这事儿吴懿几人也是领情。至于说留守在长安的几人,倒是也没什么意见。说起来陆逊这人,平时还真没见过他设宴宴
 
    请过众人几次,是,不是没有。而确实是少得可怜,不过有没人对他有什么意见,不说其人的本事,就说他是少主之师,就没人明里敢说什么,至于说暗地里,那自然有,不过也少,毕竟谁都知道,那个陆逊陆伯言。可是自己主公面前的红人啊,不好得罪,得罪不起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就这样儿,这次见面,就算是圆满了,吴懿还得亲笔书信写给马超,而陆逊呢,他也会写上两句,不过他不是说函谷关的战事,那个有吴懿他们呢。他要说是吴懿几人已经在长安了,就是这样儿。而约定了准时来宴会后,吴懿几人便告退了,回了他们自己在长安的府邸。陆逊也让众人散了,该做什么做什么去,毕竟司隶被兖州军入寇,事儿不少,还得等着他们去
 
    处理!吴懿他们回到自己府中后,吴懿是先写了信。让士卒送走,然后他们自然都是好好休息了一下。说起来这几日他们在身体上,其实并不是说很累,但是却不得不承认,这累的是自己的心。对,不是因为兖州军破了函谷关,而是兖州军破了函谷关,自己几人居然都不知道人家是怎么过来的,这就不得不说,败得真是稀里糊涂的,都不知道人家到底怎么过来
 
    的啊。所以几人对此要说都没有想法,那肯定是假的,至少他们清楚,要是没有兖州军在关内出现的话,这函谷关怎么说也能多守住几日吧。但是从关内出现的一百多兖州军精锐,却是直接打破了他们的防御,他们这心里也是有点儿不服,如果真就那么强攻雄关的话,己
 
   
 
    方可绝对不是这样儿的。但是在人家里应外合之下,己方确实也顶不住啊。吴懿的信送走了,当然之后也有陆逊的亲笔信一样儿是送往了江陵。当马超收到两人亲笔信,展开一看,虽说结果是所料之中,但是兖州军居然能出现在己方函谷关之内,这个就算是马超也没有想到。而且吴懿说对方可能是找到了其他的路,而陆逊也赞同,并且在书信上,他也特
    河南尹相比,这雄关如今也失守了,兖州军直接就会进入到弘农郡,要说弘农太守杨任,可不是兖州军的对手啊。当年马超给杨任安排到了司隶,他也没想太多,毕竟这曹操兖州军怎么来,他也得从东面来,至于说南阳虽然也有曹操的地盘,不过有着庞德李恢在,他们一时半会儿还突破不了,想从南阳进攻,己方可防范着呢,因此,他们很难直接进攻弘农。当
 
    然了,这事儿并不是绝对,毕竟庞德他们没奈何得了在南阳的李通,可并不代表人家就一定奈何不了己方的人马。至于说如今依旧是按兵不动,马超认为还是曹操不想多线开战,如
 
   
 
    今他带着主力战司隶,南阳算是三足鼎立的局面,而长沙也有着兖州军一万左右的人马,这就算是曹操如今动用的大多兵力了,当然肯定不是最多的就是了。不过曹操他还不清楚吗,他要是再投入更多的兵力,他们兖州军有,那么己方凉州军难道没有?江东军没有?毕竟己方是比他曹孟德的地盘小上那么点儿,可终究是有限,其实相比起来,根本就没差多少。
 
    而兵力的对比,他们兖州军可没有己方多,他曹操心里清楚。所以马超其实很清楚,曹操不敢把自己逼得太急,要不然真把己方逼急了,那么大不了自己往司隶增兵十万甚至更多,那么他兖州军也只能如此,要不然他们就退,要不就是鱼死网破,谁怕谁啊。可是自己能损失得起,他曹孟德兖州军就未必。而最后要真是两败俱伤的话,显然这就是刘备和孙策他们最想看到的了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   (..)<!--32127+dqsumh来,就是自己这些个,那心情也是非常不错了。<strong>求书网Http://wWw.qiushu.cc/</strong>¤可不是吗,平日里拼死拼活都为了什么,还不就是为了能早点儿攻破函谷关吗,这如今终于是实现了多日以来的愿望,因此,这他们的心情,那确实是不错。于是就这样儿,众将跟着自己主公,一起向函谷关的府邸行去。当然就是曹操在前,然后众将谋士分别在两侧,如众星拱月
 
    般,都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。可不是吗,这在如今的乱世,只有胜利者强者才有发言权,失败的弱者,是不会有什么权益就是了。兖州军这边儿如此,当在府邸的彭羕听到士卒禀报说函谷关的关门被破的时候,他就知道,这己方是大势已去了。彭羕可不认为己方的士卒能抵挡得住好几倍人马的进攻,关键是他们不是别人,是老对手兖州军。是,己方的战力比他
 
    们要强,可强点儿,有限,可不是无限的。而且架不住人家人多啊,所以不在战场上的彭羕,他反而想得最清楚,不过他虽说有心逃跑,可吴懿他们没动静,他可不好意思自己一个
 
   
 
    人先跑。他倒是不怕别的,就凭自己和三人的关系,还有自己的年纪,就算是第一个跑,彭羕也知道吴懿他们不会说什么,但是真要是那样儿了的话,自己可真是没脸再见他们三个了。彭羕年纪不大,可作为一个文士,他依旧是好面子。话说有几个文人不在乎自己的脸面的呢,所以他也清楚,自己不可能第一个跑。知道士卒来报说己方已经撤退的时候,彭羕这
 
    个时候才跑,他是身无长物,直接戴了佩剑。上了战马,就离开了函谷关。他也没看到吴懿几人,毕竟这函谷关里面外面都挺乱,彭羕自然也顾及不来这些了,反正是自己逃命要紧,要不然被兖州军抓到,可真是麻烦事儿。说起来虽说曹操兖州军势力最大,而且实力也不弱,可彭羕的经验。多年的判断告诉了,这天下还得是凉州军的。虽说曹操曹孟德奸雄也,可真
 
    和马超一对比,不说自己主公就一定比他强多少,至少在很多方面上,确实曹操他也比不上自己主公。因此,彭羕从跟着马超那一日开始,他就准备跟着凉州军走了。乱世之中,自
 
  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